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张宗新:注册制实现资本市场改革的双重突破

亚汇网小亚
07月05日 22:32

  证券时报记者获悉,7月5日,由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上海国际经济与金融研究院课题组联合主办的科创板注册制改革研讨会上,上海证券交易所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施东辉表示,经过一年多的探索,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改革基本上符合预期,取得了非常好的市场成效。在中国资本市场成立30周年这样一个关键节点,资本市场新一轮深化改革进程已经展开。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教授张宗新表示,科创板注册制改革实现了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双重突破,既以硬科技为突破口,打造“资本形成+科技驱动”对接模式,又为市场基础性改革试出新路。如今,市场系列改革正在铺开,活力不断激发,改革牛值得期待。

  “过去一年多时间,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改革实现七大效应,分别是改革示范效应、企业包容效应、科创成长效应、融资快速效应、产业聚集效应、价格均衡效应及审核威慑效应。”施东辉认为,这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改变就是,注册制的理念深入人心。

  施东辉认为,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改革影响深远。首先,注册制改革的实质是股票发行权利观念的转变:核准制是行政许可权,即政府部门决定企业是否能上市,而在注册制下,股票发行是企业基本的经济权利,监管机构只是对信息披露进行审核、其次,注册制的发行审核理念是“大浪淘沙”。核准制是不能把差的企业放进来,但也错过了一些有潜力的企业;而注册制的目的是不错过好的企业,最终筛选出伟大的企业。最后,高度市场化的注册制需要一整套为其保驾护航的制度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施东辉认为完全市场化的注册制需要一些配套和支持条件,例如归位尽职的中介机构、规范成熟的机构投资者、畅通便利的退市渠道,以及一纠到底的诉讼机制和行政执法力度,其中有些配套条件还在努力中。“当下,中国经济要靠创新来促进经济增长动能转换。正如熊彼特所说,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根本要素,也是突破平庸的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创新产业的发展必然需要新的金融体系、新的金融服务予以支撑。”施东辉认为,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改革有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要作用。

  “注册制改革是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的重大变革,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与功能的再造工程,其基本内涵是重新界定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注册制意味着市场要在发行上市领域起决定性作用,同时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张宗新及其研究团队发现,放宽涨跌幅限制等交易制度改革并未引起市场过度波动,反而较好地促进了市场充分博弈,提高了定价效率;IPO询价机制改革使得二级市场定价市场化,颠覆A股定价模式,使得IPO定价效率得以提升。

  张宗新指出,2019年,科创板企业研发投入强度均值达到11.87%,2016年至2019年的平均研发支出复合增长率达到31.65%,说明其研发投入具有高增长性。同时,科创板企业的Tobin Q普遍大于1,样本均值达到5.7786,意味着科创板企业总体的市值远高于其账面价值,投资者对科创板企业给予极高的成长性溢价。另外,科创板上市企业的科创属性、新经济产业特征明显,信息产业、生物制药、高端装备制造占了大部分。

  张宗新认为由科创板引领的金融对科技的支持,正是改革“双重突破”之一。科创板以硬科技突破口,快速弥补新兴产业结构短板,提升要素生产率,实现资本市场“金融加速器”效应,提升“资本形成”+“要素资源配置”禀赋,推动要素生产率提高,形成了“资本形成+科技驱动”对接模式,例如,中芯国际用了19天就急速过会。

  东北证券副总裁董晨认为,科创板多项制度安排已经与成熟市场接轨,这对未来鼓励海外企业来华上市,加速股票市场的国际化做好了铺垫。注册制的上市要求对新经济企业的包容性更强,将成为培育新经济巨头的摇篮。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改革为新经济企业在国内上市创造了条件。

  董晨认为,市场无需为新经济泡沫担忧,经济并不必然造成泡沫,资本的理性程度才是最关键的因素。新经济获得更多的资本关注,有助于企业获得更多资源,提高创新创业热情,最终,“伪成长”倒下,“真巨头”成长,真正运用市场化机制推动经济转型升级。(朱凯)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亚汇网立场,亚汇网仅提供信息展示平台。

更多行情分析及广告投放合作加微信: hollowandy

相关新闻

下载APP,查看更多新闻


请扫码或添加微信: Hollowa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