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撑起中国发展半边天的他们,还能扛多久? - 亚汇网

亚汇网斯嘉丽
02月15日 11:08
大年初六,陈姗(化名)把回上海的高铁票退了。

这已经是第二次退票了。原定的复工时间是一月底,然后推迟到2月4号,后来到了10号。

现在,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陈姗是一名餐厅的服务员,餐厅现在一直歇业,估计会有一个月没什么收入。她已经开始担心会不会失去这份在大城市的工作。

随着管控愈发严格,她感到焦虑不安。

而疫情蔓延,同样对未来倍感焦虑的还有千万和她一样的普通人。

个体户的坚韧与挣扎

老板娘的腊月二十六

她是老板娘。

日子忙碌劳累,一个女人当做两个男人用。

临近年关总是需要手脚并用,新春佳节的热点没有一个餐饮人想错过。

传菜,洗碗,收款,老板娘是店里的全能战士。

到腊月二十六,她和她先生的店面已经开了“13年零5个月又1天”,没有一天关门歇业,为此她很骄傲。

虽然一段时间之前,他们的重要进货渠道---华南海鲜市场关闭整顿。但还好先生提前准备,从别的地方进了三十万的货,看起来春节的准备还是充足的。



她从上个月就听说华南海鲜市场出了些问题:有些人染病,有些人还因为传谣被查处。

但在市场整顿后也没怎么太过放在心上。

最近几天,在外的“武汉伢”都陆续回家,学生们也开始放假,店里的生意一天天红火起来,过年的氛围也愈发浓烈。

今天,她很开心,先生给供货商结清货款,给员工发放奖金,大家都兴高采烈。

实在是一个好彩头。

几个小时后,钟南山院士出现在白岩松的直播连线中。她才知道华南海鲜市场里的肺炎那么严重,可以“人传人”。

几个小时,她从天堂跌入苦海。

第二天,她的朋友来电话,店面所有的订单在一天之内全部取消了,备了七十万的年货全部打了水漂。

她拿着手机默默听着,想着店里二十多万的备货,嗓子有些发涩。

2020年1月23日早上10点,湖北省武汉市封闭城关。这座世界第42大城市,中国第7大城市前所未有地以一种静止姿态走向庚子新年。

这座被按下暂停键的城市,裹挟着她和她的店涌向了下一个未知的明天。

越来越多的城市也相继进入半运转状态,春节假期一次次延长。这个冬天不算冷,但随疫情而来的寒潮却让所有人猝不及防。

破碎的鲜花

他在广州。

往年的除夕,这里天气温和,迎春花市总是游人如织。生气勃勃的市场会开放至凌晨两点,之后会延续数天。

对远道而来的他来讲,正是一年中最难得的赚钱时光,肯定要好好准备:一个月前就争到了不错的档位,准备大干一场。


▲ 迎春花市

除夕这天,政府突然要求花市关闭,他和他的鲜花都感受到瑟瑟寒意。

他的眼神从期待慢慢变得空洞,头脑一片空白。市场关闭意味着没有收入,把花运送回家需要运费,免费送会扰乱市场价格,坏了规矩。

没有一条生路。

太阳穴有些痛,他咬咬牙,发疯似的把耗尽心血培育出的花都砸了。

往年毁掉卖出不去的花是传统,今天砸的是一整年的期盼。

破碎的鲜花散落一地,仿佛在战场上的牺牲者尸骸。

在资讯爆炸的年代,个体户们的故事渺小且无聊,与宏大叙事相比,并不引人注意。

个体户:野草般顽强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四百多个回答各有不同,但一个个小微企业,个体户们的艰辛故事,却是令人动容。

1979年的温州, 18岁的章华妹开始尝试摆小摊,纽扣,手表带,纪念章这些小玩意是她的主要产品。除了生计问题,她最担心的事是被抓,那个时候,“投机倒把”的罪名可不轻。

直到有一天,温州市工商局的人告诉她:“现在国家政策放开了,私人可以做买卖了。” 她的心才安下,第二天,章华妹就去鼓楼工商所做了登记。


▲ 章华妹

1980年12月11日,章华妹从温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领到了由毛笔书写的个体户营业执照,证号为“10101号”,开业日期为“1979年11月30日”。

她本人幸运地成为了“中国第一个工商个体户”。

从此,个体经济的发展浩浩汤汤。

而在个体户的发展历史当中,武汉其实也曾扮演了先锋者的角色。

1979年9月,武汉市政府率先发布红头文件,提出给个体工商户颁发营业执照,恢复和发展集市贸易。

武汉汉正街市场率先在全国恢复个体经营,是改革开放之初“对内搞活”的试验田。

无人想到,四十年后,在武汉爆发的疫情却让无数个体户们身陷困境。

以餐饮业为例。

根据天眼查数据,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餐饮业,我国目前共有超过1000万家企业从事其中,其中个体工商户占比超过95%。 

在微博上,一个重庆餐饮人(墨西哥鸡肉卷)倾诉自己所遭遇的艰辛,他在刚刚过去的春节完全赔本:

“我虽然在家度日如年般的耍了7天,但最让我着急的4个门市一个季度的房租从哪里来,真心的,焦虑房租比我焦虑自己得病还要恼火。”

幸运的是,重庆市政府已经开始采取相应的应对举措,对餐饮和住宿两大“重灾区”采取定额调整。

我想,这位老板可以稍稍喘口气。

暂停键下的民企

李超的一封信

他叫李超。

他的出身和名字一样普通。

70后,出生在小县城,连高中都没考上,去上了一家铁路技校,这是他学生时代的全部标签。

平凡,普通,渺小。

19岁从技校毕业,他成了一名铁路工人。每天守着定点发送的列车,一日不变,一月不变,一年不变。

不出意外的话,他的人生也会像列车一样稳定的前行,经过固定的车站,最后到达终点。

不过,那个时候的李超还是会被一些不停变化中的东西吸引,比如一年一变的诺基亚。后来,他报了计算机成教,从那个时候,互联网开始逐渐改变他的人生。

2004年,那时非典刚过去,李超手里攥着一千块钱只身来到北京,到一家培训机构工作。勤奋,野心,头脑让他飞速进步,他成了老师,总监。

2006年末,李超,28岁,意气风发,他想要改变更多像他一样的年轻人的命运。东拼西凑了20万元,创办了一家IT教育机构---“兄弟连”。



“无兄弟 不编程“的兄弟连教育在严格管理中飞速成长,16年挂牌新三板,营业额过亿,成为国内最大的PHP培训学校。

好景不长,由于商业模式和管理运营的种种问题,兄弟连的现金流在2019年就开始陷入困境。

历经艰难的李超并不想缴械投降,他已经筹划利用假期的机遇背水一战,一举扭转乾坤。

春节前,全公司就已经开始压缩成本,调整结构,全力备战。

祸福难料,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掐灭兄弟连浴火重生的希望。

2月6日,李超,这位在IT教育界打拼多年的逆袭典范,写下一封他作为兄弟连教育创始人的最后一封邮件。

“兄弟连是我亲生的,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的心在滴血,未来要独自面对没有你的日子,倾尽所有只求你能活下去,大灾面前只能眼睁睁看着你逝去。”

一份信函,满纸心酸。

现在,他纵然有心再战,但已回天乏术。

对线下教育市场而言,大多数企业至少会面临一个月的空窗期。中间没有任何营业收入,却需要负担巨大的人力成本和固定成本,压力可想而知。

“兄弟连”的倒闭可能仅仅只是个开始。

西贝哭穷,新潮裁员

几天前,北京、清华大学朱武祥等人向995家中小企业进行调查,结果令人忧虑。



在现金维持时间维度这个关键指标上,高达34%的企业的现金只能支撑 1 个月,33.1% 的企业可以维持2 个月,17.91% 的企业可以维持3个月。

也就是说,85% 的企业最多只能维持一个季度,只有不到一成的企业能坚持半年以上,遑论疫情期间对年度营收和利润的影响。

就在这85%中,有一家企业叫做“西贝餐饮集团”。

西贝的哭穷让人始料未及。

董事长贾国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集团目前2万多员工待业,贷款发工资也只能维持3个月。西贝接近400家线下门店基本关停,春节一个月预计损失7-8亿左右。


▲ 贾国龙

不过作为行业龙头的西贝还是幸运的,几天后,就收到了来自银行4.3亿的授信额度,其中1.2亿已到账,稍解燃眉之急。

2月10日,就在北京市恢复办公的第一天,新潮传媒宣布裁员500人。

与兄弟连等现金资源枯竭的企业不同,在2018和2019年两年,新潮传媒分别获得百度战略投资21亿和京东集团领投的近10亿元。

创始人张继学也坦言,账上还有近10亿现金。但如果收入归零,公司只能活六七个月。



与兄弟连相比,新潮传媒的动作更像是借疫情之机裁员减薪。毕竟,近几年,在行业大环境遇冷的情况下,新潮传媒的资金短缺,业绩不佳已经算不得新闻。

疫情之下,企业家们也有各自选择。

上述的例子都不是小企业,基本都是各自领域的龙头或者“小龙头”。如果他们已经周身体寒,其他人恐怕已经是在经历数九隆冬了。

待到春花烂漫时

几天前,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的一段视频在朋友圈刷屏。

在视频中,他亲手撕碎一封按满员工手印的请愿信。

这封请愿书的内容是:员工请求在疫情期间不要工资,与公司共度时艰。


▲ 束从轩手撕请愿书

“谢谢你们的大爱,哪怕卖房子,卖车子,我们也会千方百计确保你们有饭吃,有班上。”

一个企业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不抛弃自己的员工,相当不易。纵然是营销,也算的上是一次有良心的营销。

束从轩因此收获人心无数。

环球同此凉热,这场战争中没有旁观者。

只是牺牲的战士不会再次苏醒,但中国生意人永远不会倒下。

他们和政府都在全力应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

工信部2月9日出台了20条政策措施支持中小企业渡过难关。企业和个体户自己也在奋力辗转腾挪。

阿里的盒马鲜生开始短期“租用”西贝的员工,由盒马承担员工工资。这种”共享员工“的形式令人眼前一亮,一举两得。同时解决了西贝的劳务成本,也舒缓了盒马鲜生的用工压力。

在辽宁,滞销的玫瑰花通过搭建的电商平台暂时缓解了花农的滞销危机。在海南,几万吨失去销路的瓜果通过快递网络递送至千家万户,稍解燃眉之急。


▲ 共享员工上岗

而在整个大环境遇冷的情况下,有很多的行业也迎来难得机遇。

规模前所未有的在线办公,方兴未艾的在线教育,便利快捷的生鲜电商等都引起广泛的公众关注。钉钉的下载量首次超过 ,也“幸运”地收获来自学生党的大量差评。

传统的医药健康行业,手游行业获取了庞大的现金流红利。王者荣耀一天流水达到让人瞠目结舌的20亿。

疫情带来的困局突然而无奈,但毕竟未伤根本。

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国的民营企业和个体户们从缝隙中生长,在浪潮中搏杀,扛过无数次艰难险阻,方有今日地位。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疫情凶猛,这次不会成为例外。



参考资料:

《武汉的餐饮人:在这个冬天等春天》

《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

《疫情影响下的创业者,病毒未感染,破产已来》

《疫情下的新机遇:可能爆发的13个行业》

《疫情下的餐饮企业如何突围,出借员工还是调整模式》

>>保险防坑,点击详细咨询微信:ScarlettW1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亚汇网立场,亚汇网仅提供信息展示平台。

更多行情分析及广告投放合作加微信: hollowandy

相关新闻

下载APP,查看更多新闻


请扫码或添加微信: Hollowa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