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外汇储备波动剧烈:美元占比冲高回落 人民币持续受青睐

亚汇网斯嘉丽
07月04日 09:0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全球外汇储备结构带来一系列新动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最新季度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球外汇储备较去年第四季度骤降930亿美元,至11.731万亿美元。其中,今年一季度末美元外汇储备总额达到6.794万亿美元,约占全球外汇储备的61.9%,反而较去年四季度增加了1.1个百分点,一度扭转此前数年持续下滑趋势。

  与此同时,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的占比则创下2016年四季度以来的新高——2.02%,较去年四季度增加0.12个百分点,超过澳大利亚元(1.55%)与加拿大元(1.78%)。

  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记者分析说,美元外汇储备之所以在今年一季度意外反弹,主要得益于两大因素,一是3月美元荒突然爆发,迫使各国不得不储备更多美元头寸;二是3月美联储与多国央行签订了5000亿美元货币互换协议,令这些国家美元外汇储备骤增。

  “随着二季度美元荒大幅缓解,以及多国开始偿还货币互换协议的美元头寸,美元外汇储备总额将很快恢复此前的持续下跌趋势。”他判断。

  相比而言,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价值则持续凸显。毕竟,中国率先控制住境内疫情令经济基本面好转,以及人民币汇率在疫情期间持续保持平稳波动,令越来越多海外央行将人民币资产视为日益重要的避险港。

  值得注意的是,美元与人民币在储备货币领域的走势分化,已在近期国际支付数据上得到充分体现。

  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的数据显示,5月美元国际支付比重从3月创下的年内高点44.1%持续下滑至40.8%,而同期人民币国际支付比重则从4月创下的年内低点1.66%快速反弹至1.79%。一位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考虑到货币国际支付占比与其外汇储备比重存在一定的正相关性,可以预见5月以来美元外汇储备总额开始扭头下滑,人民币则持续上升。

  “这背后,是美联储极低利率与无限量QE措施正持续削弱美元储备货币地位,而中国央行相对稳健的货币政策与中国经济好转基本面,正吸引越来越多海外央行与大型资管机构持续增加人民币在储备货币资产池里的头寸。”他分析说。

  美元比重“反弹”难持续

  高盛发布最新报告指出,过去数年美元在外汇储备的比重一直在下滑,但今年一季度疫情全球扩散,反而扭转了上述趋势。究其原因,是美元避险属性凸显与当季美元指数反弹2.6%,驱动大量海外央行加仓美元储备。

  在Marc Chandler看来,除此之外,一季度美元外汇储备总额回升,还存在特殊因素,一是3月美元荒导致海外央行不得不短期囤积美元,二是美联储与多国央行签订5000亿美元货币互换协议,助推美元外汇储备总额回升。

  “毕竟,美联储释放的5000亿美元货币互换额度,悉数都计入这些国家央行外汇储备。”他分析说。

  然而,随着二季度美元荒大幅缓解,以及多国央行开始归还互换协议里的美元头寸,美元外汇储备总额正悄然呈现冲高回落之势。

  美联储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其资产负债表规模里的货币互换额度较3月份降低逾1000亿美元。

  此外,美元荒大幅缓解令越来越多国家不再依靠美元支付外贸款项,令美元在国际支付的份额占比回落至5月底的40.8%,较3月份创下的年内高点骤跌3.3个百分点,同样反映出各国对美元外汇储备的需求正在削减。

  上述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根据他们的投资模型预估,二季度末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的占比将重新回到去年四季度水准,其中一个重要幕后推手,是二季度各国央行累计抛售逾1500亿美元。

  “这背后,是美联储极低利率与无限量QE措施正在大幅削弱美元储备货币的地位,加之二季度美元指数受美联储极其宽松货币政策影响大跌4.4%,迫使各国央行不得不压缩美元储备额度避险。”他分析说。考虑到美联储已表态将在相当长时间延续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海外央行也将持续削减美元储备头寸。

  多国央行加仓人民币

  相比美元外汇储备额度冲高回落,人民币则日益受到海外央行的青睐。

  WallachBeth Capital研究主管Mohit Bajaj透露,一季度人民币之所以在全球外汇储备的占比重新收复2%大关,一方面得益于疫情快速控制与经济率先复苏,增强了人民币资产的安全性。另一方面是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提速,打消了海外央行对资本跨境兑换流动受限的担忧,转而加大人民币资产的长期配置力度。

  中央结算公司发布的债券托管量数据显示,4-5月期间海外资本单月净增持人民币债券的规模分别达到1414亿元与1119亿元。

  “其中,不少国家央行都在二季度加仓了人民币利率债与政策性银行债券头寸,作为增加人民币储备货币头寸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家外资银行全球金融业务部门主管向记者透露。究其原因,一是众多国家央行纷纷大幅降息应对疫情冲击,令人民币的利差优势更加明显,加之二季度国债收益率反弹,令他们加大人民币国债配置以获取更稳健可观的资产收益,二是疫情期间人民币汇率波动相对平稳,波动性远远低于美元欧元等主要货币,被他们视为新的储备货币避风港。

  在他看来,正是人民币汇率走势平稳与人民币资产收益吸引力提升,加之中国外贸环境复苏,令5月以来人民币在国际支付的份额企稳回升。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5月份人民币全球支付金额环比下降3.4%,但考虑到同期全球支付金额大幅下降10.32%,因此人民币跌幅远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准,反而凸显全球投资机构与企业对人民币的青睐态度。

  上述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直言,考虑到货币全球支付比重与其储备货币占比存在较高的正相关性,因此人民币在全球支付的比重持续回升,有助于越来越多人民币被纳入国际储备货币。

  “尤其是美联储极低利率与无限量QE措施持续削减美元储备货币地位的情况下,加仓人民币无疑将成为各国央行分散外汇储备配置,进而降低美元风险的重要选择。”他强调说。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亚汇网立场,亚汇网仅提供信息展示平台。

更多行情分析及广告投放合作加微信: hollowandy

相关新闻

下载APP,查看更多新闻


请扫码或添加微信: Hollowa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