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清友:货币幻觉的消失与模式商业的消退

亚汇网亦岚
2019-12-09 21:47

  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企业家还是政府官员,现在我听到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所谓的资本寒冬将会如何演化,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清楚,寒冬不会很快过去。

  现在不应该再花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不管寒冬什么时候结束,你都要学会生存。地方政府要双招双引,企业要融资续命,资本要去伪存真,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进行一次革新,告别那个泡沫中的自己,寻找一个在未来行得通的生存方式,这是金融周期转换中一次躲不过的考验。今天我想通过四个故事来讲一下这个主题。

  01 从龙王下雨的故事到金融改革

  第一个故事叫“龙王下雨”。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全球步入到了一个宽松的新时代。这就像2008年玉皇大帝突然发现人间开始干旱,他在天上一看怎么赤地千里,发生了一些事故,他也没太搞明白怎么回事儿。但是玉皇大帝有一个历史记忆,1929年~1933年人间也发生过一次重大的变故,那个时候天庭没有及时出手,现在他觉得应该及时出手了。

  于是玉皇大帝就派出了四海龙王到各地下雨、放水,四海龙王有点像各个主要经济体的中央银行行长,这些龙王们应该下一个台阶,从天下飘过来开始准备下雨,下多少没想好,东南西北司海龙王接到了玉帝的旨意之后,就开始在各地下雨。

  这有点像2012年以后看到的全球量化宽松,有时候龙王也没有那么精准,龙王下雨也没有数,有的地方下的多了一点,有的地方下的少了一点。但是总体你会发现四海龙王下雨下的都不少,有的地方起作用了,有的地方没有起作用。比如说日本就没怎么起作用,美国好像起到了一点作用,欧洲作用不大,中国的反应非常强烈。

  等到业绩报表公布的时候,大家才发现那些天花乱坠的故事相当一部分是假的,是货币红利之下的资本幻觉。

  像一个高速运转的机器,突然一下子被挡上了一个大铁块,要想办法停下来。有的停不下来,因为这种变化导致心肌梗塞骤停。很多过去做的很好的企业低估了形势的严峻性,不仅没有提前收缩过冬,反而继续扩张,现在这些企业是最难受的,我就不点名了,大家可以去看看融资市场。

  有些企业家先知先觉踏准了节奏,在龙王收手之前及时地调整资产负债表、降低杠杆,卖掉一些资产,现在过得还不错。

  但是真正能够化危为机的,几乎没有。有的企业想转型,但发现传统企业转型不是那么容易,因为他们习惯了高周转、高杠杆、高估值的商业模式,现在用盖房子的方法去搞科技,很难行得通。

  金融周期的逆转导致这两种模式型商业开始出现崩塌。水管子一拧紧了,发现水没有了,或者龙王那里拿到的水更贵了,过去花了很多钱、布了很多局,现在突然发现全部变成了资金端负债端的压力。

  这就是目前几乎所有企业都不得不面临的困境,活下来,这个在过去十年从来不会思考的问题,在今天突然真正成了一个问题。

  04 反思:是泡沫还是骗局?

  第四个故事,到底是泡沫还是骗局。

  资产价格的上涨变成泡沫,泡沫最终看上去成了一场骗局。在金融上行周期,在资产泡沫化的时候,大家觉得只是一个泡沫,顶多遭受些资本损失,但到了金融下行周期,你发现很多泡沫变成了骗局,典型的就是乐视。我们不能说这些人一开始就是骗子,但不管怎样,最后他们讲的那些令人窒息的梦想的确变成了令人窒息的损失。从某种程度上,你也可以说是一场“骗局”了。

  不管是企业家还是投资人,大家反思一下,过去几年有多少人是真正聚焦于企业的内生增长?极少。大部分人,是靠企业的估值泡沫在成长。就像大家喝啤酒,喝的不是底下的酒,而是喝上面的沫。

  如果说一直处于金融上行周期,东海龙王不断下雨,这个模式是没有问题的,击鼓传花总能传给下一棒。A轮交给B轮,C轮再加一轮,甚至有些互相抬轿子,大家都觉得不错把估值再往上拱一拱,再交给D轮,D轮之后还有E轮,E轮之后还有中国股民。大部分人根本不是想陪伴一个企业成长,只要最终能实现IPO,投资就成功了,创业者也可以套现了。谁为此买单?显然,广大股民再次成功成为了接盘侠。

  其实创业者和投资人都聪明的很,在这个过程很多人都开始意识到有问题。很多比较耀眼的明星项目,创业者对于这个套路玩得门儿清,以至于和一些知名的投资人交流的时候说,现在这些创业者贼精,他们哪是为公司融资呢,他们是to VC融资,他们的目的就是从我这融到钱,然后再转到下轮去。虽然很扭曲,但很多投资人也就接受了,有钱为何不赚?创业者也越走越歪,最终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我那年带一些企业家到瑞士游学,正是中国一级市场、二级市场非常火爆的时候,我们的企业家下车就开始给瑞士的世界500强企业指导工作,你看看你们干了一两百年怎么才到这个规模?你们完全可以用上市公司+PE的模式做大规模,做大资金端,做大资产端。在中国,花10年就可以做到你100年的规模。

  其实瑞士是个特例,很多国家也在发生和中国市场一样的故事,因为他们的“雨”下得也不小,比如最近上市失败的Wework,uber等等。

  现在形势变了,很多人、很多商业模式、很多投融资行为都开始露出了真面目,就像巴菲特说的,潮水退去我们才知道谁没穿泳裤。这个道理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大家都耳熟能详。但是你会发现,潮水退去的时候,绝大部分人还是没穿泳裤。这些人有的是故意的,就是在浑水摸鱼,有的是以为自己穿了泳裤,但退潮之后才发现泳裤早就被冲掉了。

  但不管怎样,现实是残酷的,离开了雨水的滋润,一大批流量型、烧钱型、模式型企业的确有点活不下去了。有的人还在为自己的梦想辩解,但在外界看来,两者都是一样的,别人说你是骗局也没毛病。

  资本市场也给出了最真实的反应,很多所谓的独角兽变成了毒角兽,开始刮骨疗伤。过去那些热钱追你的时候有多疯狂,今天他们离你而去的时候就有多恐慌,这个过程很痛苦,但是绕不过去。没有人能够逃离周期,没有人能逃离人性。

  二级市场的估值泡沫最先开始出清,然后就出现了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进而向一级市场传导。二级市场先传导到IPO,IPO传导到pre-IPO,再往前传到D轮、C轮、B轮、A轮,一些过去被封为标杆的独角兽公司不只是破发,甚至还跌破了C轮之前的估值,PEVC辛辛苦苦投了好几年的明星项目,一夜之间竟然亏损了。甚至有些企业的市值已经跌破了历史融资额的总和,也就是说,卖掉整个公司还不够回报投资人的那些本金。

  一时间市场又热闹起来,金戈铁马,处处可以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镰刀和收割机短兵相接。韭菜们第一次醉卧场外,看着收割工具之间的自相残杀。

  这种情况一时半会还结束不了,这个时代真的变了,龙王一时半会不会回来了,或者即便回来也不会带虾兵蟹将回来,顶多自己回来轻微打一个喷嚏。

  原因很简单,再下雨会造成更严重的泡沫,到时候更难收拾。

  往外看,有日本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教训,逆周期调节的力度真的不能过猛,不然会失控。

  往内看,有我们过去十年宽松所带来的经验和教训,2009年、2012年、2014年三轮大宽松解决了很多短期的周期性问题,但也造成了很多长期的结构性问题。

  05 中国仍是创业和投资最好的选择,没有之一

  激情过后,一切都应该回归本源。国家要加快改革转型,企业要做好科技创新,中国之所以以最高层级的政策来支持搞科创板、搞注册制,也是希望能够用资本市场助推科技发展,这是目前政府和市场的共识。

  不管是成熟的企业家还是年轻的创业者,都要抛弃幻想,老老实实去赚企业内生性增长的钱,喝啤酒要喝底下的酒,不能光喝沫,以后也没沫让你喝了。大部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方式都要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第一个变化,从横向的流量扩张到纵向的流量变现。大家都知道,过去几年流量型公司是最受追捧的,跟整个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有关系,但现在大家基本已经形成共识,流量红利真的过去了。互联网公司的获客难度和获客成本都在增加。

  前两天王兴有一篇内部讲话我觉得讲的很好,手机数量也到了天花板,都在拼命卸载APP,而不是装载APP。也就是说,横向的流量扩张确实遇到了瓶颈。横向流量扩张型公司必须转向纵向的流量变现。

  如果无法实现这种惊险的一跃,很多流量型公司可能会因为资金链条的断裂而死掉,这个过程会极其惨烈。不要再和市场说总有一天会流量变现的,现在市场就要看得见、摸得着的数据和业绩,做不到就被市场淘汰。

  第二个变化,从过去习惯的大而不能倒到小而美。凭借故事和估值吹大的大公司会加速露出马脚,市场会越来越多的接纳小而美的公司。这些公司可能规模不大,但是做得很精致,可能没有那么高的增长,但非常稳定。在它的细分行业里,它拥有独特的优势,甚至算得上是独角兽,这有点像大家说的隐形冠军,这样的公司会更多受到市场一级和二级投资人的青睐。那些所谓大而不倒的公司,那些一直在扩张停不下来的公司会越来越危险。

  第三个变化,从快速扩张到稳健集约经营。在过去这十年,或者过去二十年里面,中国出现了很多骤然崛起的巨无霸,他们一度成为了时代的宠儿。在未来,市场会青睐那些稳扎稳打的企业,速度可能没那么快,但这些企业的扛风险能力,存活能力可能更强,不会起伏那么大。那些快速扩张的企业除了极个别能保持稳健之外,大部分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可能两三年前它还是明星,活跃在各种场合,两三年以后就几乎看不到它,已经销声匿迹了。

  第四个变化,从赚快钱到赚慢钱。因为现在赚快钱你也赚不到了,龙王不下雨了,人民群众也开始醒悟了,踩了很多坑,爆了很多雷,商业模式也发生了逆转,发现赚钱没那么容易了。从金融投资尤其是VC/PE的角度看,过去十年比较容易赚到快钱,这个过程看起来似乎很简单,低价买,高价卖,但这完全是建立在不合理的流动性基础之上的,这个过程不太公平,现在到了矫正的时候。

  从个人的角度来讲,运气最好的是196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出生的人,他们的成长期正好是1990年代到21世纪头十年,正好搭上了经济高速增长、金融快速膨胀的上升电梯。很多行业有大把的机会,只要愿意干、勤奋,就可以抓住机会赚到钱,甚至是一夜暴富。

  1985年以后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压力越来越大。经济金融的红利在消退,带走了大把的赚钱机会,似乎各行各业都满了,机会似乎都被看到了,能想到的赛道都占满了人。旧时代给他们留下的是高高在上的房价和生活成本,尤其是一些大中城市,上一代人靠买房实现了财富增值,但却给后代人留下了一个高不可攀的房价。

  理解了这个变化,就能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出现了很多佛系青年,因为人很难逆势,被房价和经济基本面制服了,佛系成了最后的疗愈方式。

  简单总结一下,因为龙王不再下雨,从天上到人间都开始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适应,进而进化。

  悲观和乐观都没有必要,我们需要的是客观。中国市场可能会成为人类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最大市场,我们既有数以亿计的中产阶级,又有超过一半人口的下沉市场,他们追求美好生活的动力和愿望就是中国市场的希望。

  中国的人均GDP水平只有不到1万美元,还有南北差距、东西差距、地区差距、城乡差距,大量的市场空间等着有理想的企业家去填满。即便是内外环境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中国依然是创业、投资最好的选择,没有之一。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亚汇网立场,亚汇网仅提供信息展示平台。

更多行情分析及广告投放合作加微信: hollowandy

相关新闻

下载APP,查看更多新闻


请扫码或添加微信: Hollowa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