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续债成房企新宠 2019年存量上涨超3成

亚汇网小亚
05月23日 23:00

永续债成房企新宠,2019年存量上涨超3成,“高票息”“稀释利润”特征暗藏风险来源:华夏时报网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李凯旋李未来北京报道

在信托、银行贷款、海外债等融资渠道被收紧的背景下,房企将视野转向到了永续债上。2019年,地产永续债发行规模同比增速达到了29%,永续债存量稳步爬坡,同比增长了31.2%。

永续债正在成为房企融资的“新宠儿”,其成本利率也在2019年出现了下降,但相比较普通债券,仍然是在高位。值得一提的是,永续债因其“可计入权益项目”的特质可以帮助房企美化财报,隐藏真实的负债水平。与其他债务比较而言没有增加资产负债率,但内在的高杠杆率、高成本没变。业内认为,其虽然可以“永续”,但同样具有风险。

存量同比上涨31.2%

近年来,房企融资难度加大,公司债、海外债、信托以及银行贷款等各项融资渠道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收紧。为了缓解现金流压力,房企开始大力发行永续债。值得注意的是,永续债由于其在会计分类上可以算作权益并且年限较长,正在为不少房企所看重。

克而瑞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地产永续债的发行规模为471.95亿元,同比增速达到了29%。此外,2019年95家典型房企永续债占信用债的比重同比增加了1.46个百分点,达到了5.55%。

地产永续债增量持续爬坡,存量方面也是呈现出稳步上升的趋势。2019年,绝对值方面,地产永续债的存量为1538.7亿元,同比增长了31.2%。值得注意的是,永续债的发行主体基本上是资质评级较高的规模房企。2019年,95家典型房企中,TOP30房企永续债增量占比为76.64%,TOP50房企永续债增量占比为90.02%。

《华夏时报》记者在梳理了相关资料后发现,2019年,的确有不少房企的永续债规模大幅上涨。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末,招商蛇口的永续债规模达到了190亿元,其在年内发行了40亿元的永续债。值得一提的是,招商蛇口将永续债列入了“股东权益”中的“其他权益工具”一项进行计算。由此,招商蛇口的净资产得到了大幅增长。

同样得益于永续债发行规模增加而致所有者权益有明显增长的还有北辰实业。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北辰实业总资产为938.12亿元,较2018年增长了2.09%。股东权益为200.68亿元,较2018年增长了19.14%。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为173.68亿元,同比增加了14.13%。无独有偶,北辰实业表示,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增加主要是因为公司发行了计入权益工具的永续债和本期产生了新增盈利。

成本虽降仍高

克而瑞发布的数据显示,房企发行永续债的利率也在逐年下滑。数据显示,2019年,50家典型房企永续债的成本利率下降至6.43%,其相比较2018年略有下滑。但相比较2015年来看,成本利率大约下滑了2.8个百分点。但值得注意的是,相比其他融资方式,永续债的成本利率仍然是处于高位。

2010-2014年,高成本的非标准债券融资兴起。因为成本较高,这类融资方式的繁荣开始倒逼一些信用和资质较高的房企发行永续债。随后,在2015年-2018年,永续债进入了发行井喷阶段,开始高规模增长。

对比以往的数据可以看出,在2015年,50家典型房企永续债存量的平均成本达到了9.22%,随后开始逐年下滑。在2016年,永续债的平均成本为8.40%。从2017年开始,永续债存量平均成本的下滑速度放缓,目前维持在“6”的水平。

此外,有央企或者国企背景的房企永续债利率则维持在较低的水平,头部房企的永续债利率也出现了明显的下降。以华润置地为例,在2019年12月,华润置地成功发行了一笔10.5亿美元、前5年不可赎回的次高级永续债,票面利率低至3.75%。

吞噬房企利润?

业内认为,永续债是房企的“利润黑洞”。房企利用永续债两手腾挪债务,一边发行,一边清偿。“永续债可以帮助房企平滑财报,虽然是债务,但是可以并入权益项目中计算。”某证券从业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永续债一般指的是“无固定期限、内含发行人赎回权”的一种债券,其在存续期间内必须按期付息,实际操作中会附加赎回及利率调整条款。相比较普通的信用债而言,永续债具有期限长、赎回与延期选择权、递延支付利息权等各种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在会计处理上,企业一般会将永续债算入所有者权益中进行计算,上述中提到的招商蛇口和北辰实业采用的均是这种计算方式。在这种特殊的会计处理下,永续债便融合了股权和债权融资两种特征。

“所以,永续债明面上是股权,实际上是一种债务。”上述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通过发行永续债,房企的规模可以得到大幅的扩张,但真实的债务水平却可以被隐藏。因此,近年来,房企的资产负债率普遍淡出投资者的视线,净负债率则是越来越受到重视。

“永续债不算是非常主流的融资方式。永续债本身被认为是股权融资,所以不会增加资产负债率等数据,相对可以防范负债数据高企等现象。后续企业资金状况改善之后,往往也会提前兑付此类永续债的本金和利息。”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华夏时报》记者咨询相关会计师了解到,在净负债率的计算过程中,永续债被算入其中,更能直观表现房企负债情况。克而瑞数据显示,通过将拥有永续债房企的两种加权净负债值相比较,可以发现2019年永续债计负债的净负债率达到了95%,相比较2019年永续债计权益的净负债率高出了12个百分点。

除了较高的成本之外,永续债还会在一定层面上稀释房企的利润。《华夏时报》记者在查询了《金融负债与权益工具的区分及相关会计处理规定》后了解到,永续债的利息支出是属于发行企业的利润分配,需要从未分配利润中进行支付。

因此,永续债被计入房企的权益项目,但是利息支出则是从利润中进行分配。然而,像银行贷款、信托等融资方式,其可以进行利息资本化,将借款的利息支出确认为一项资产。值得一提的是,永续债和利息资本化都是房企用来调节利润的常用手法,但是,被资本化的利息并不会因此而永远消失,只是会在房地产项目竣工之后或相关债券到期等节点之后的未来时间体现出来。

但永续债的利息支出由于是通过利润进行分配,其会对房企的土地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造成影响,从而影响房企的净利润。

责任编辑:张蓓主编:张豫宁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亚汇网立场,亚汇网仅提供信息展示平台。

更多行情分析及广告投放合作加微信: hollowandy

相关新闻

下载APP,查看更多新闻


请扫码或添加微信: Hollowandy